退休人员成“香饽饽“,斗米解码餐饮行业永葆“青春”的出路

来源: 2018-09-18 11:57:12

  以往在餐厅吃饭,为我们服务的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而现在渐渐出现了许多妈妈辈阿姨们的身影。与此同时,很多餐饮企业在招聘的时候也放宽了对服务员的年龄限制,更有餐企还专门设置了大龄服务员的岗位。笔者登陆国内最大的灵活用工服务平台斗米发现,在连锁西式快餐巨头麦当劳发布的招聘信息上,还特别标注了招聘“退休员工”的字样。不仅是麦当劳,汉堡王、肯德基等品牌连锁餐饮企业也向大龄人员抛出了“橄榄枝”。

  角色反转:年轻人难招,大叔大妈渐“吃香”

  作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洋快餐”之一,麦当劳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热烈追捧。笔者还记得,吃汉堡、炸鸡块当年成了一种新鲜时髦的体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麦当劳、肯德基、汉堡王这样的以年轻人为消费主力的西式餐厅,不超过35岁的条件成了招聘服务员的惯例,而兼职服务员几乎都是大学生群体。而眼下,随着餐饮业的常年缺人、用工成本上涨、人员不稳定等情况日益突出,越来越多的餐企放宽了年龄要求,甚至瞄准了退休人员。

  不仅仅是餐饮行业,笔者在互联网招聘平台斗米上留意到,搜索“保洁”、“保安”、“退休”等关键词,不少超市、卖场、快递、物业等服务行业均有招聘大龄劳动者的需求,岗位多集中在服务员、理货员、勤杂工、保洁、保安等门槛较低的基础性工作。

  “离退休人员不需要缴纳社保,也没有成长和晋升空间的需求,可以降低公司这部分的费用支出。另外,大龄人员通常都比较吃苦耐劳,待人也更有耐心,稳定性会比年轻人高。”一家川菜连锁餐厅的店长表示。开新店的时候,他们就没有限定招聘服务员的年龄,一方面90后年轻人不好招,另一方面客人里也有不少中老年人,大龄人员的服务并不比年轻人差。餐企用工大龄化背后:服务业的“人力大考”

  一方面是企业的“老龄化”用工,另一方面则是老年人的“就业热情”。通过斗米工作人员笔者了解到,麦当劳在北京各城区招聘退休服务员名额为200名,短短几天报名人数就超过了2000多人,竞争的激烈程度堪比大学生毕业求职。

  今年52岁的赵阿姨是这被录用的200人的其中一员,今年过完年后她从河南老家来到北京,与同在北京打工的女儿住在一起,这份工作也是女儿帮她通过手机APP找的。“上班地点离租住的地方近,白班也不影响照料家里,一个月能挣差不多3000块钱,1000元寄给还在上大学的小儿子,剩下的可以补贴家用。”赵阿姨对这份工作比较满意。

  而正在一家新概念火锅店做服务员的宋大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退休后每个月可拿4000多元退休工资的她,超市导购、电影院检票员等兼职都尝试过。“儿子在国外,我又是个闲不住的人,找份得心应手的工作让我有种重新回到年轻时上班的感觉。”宋大妈喜欢接触新鲜事物,扫码结账、手机点餐都难不倒她。勇于尝试的她还把上班的经历录下来,放在了抖音上与大家分享,乐得其所。

  实际上,大叔大妈日益受到餐企青睐的背后,正折射出城市服务业的“老龄化”趋势和愈演愈烈的“用工荒”。随着产业结构调整的深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服务业还将持续规模化的快速发展,而用人需求也将进一步扩大,若不能顺利通过这场“人力大考”,势必会对企业的运营和发展甚至生存产生不可避免的影响。破题之道:灵活用工成为餐饮业“焕新”良方

  一边是招不到人,一边是留不住人,如何破解这一难题,成为了包括餐饮业在内的整个服务行业的迫切需求。在劳动力供不应求,求人倍率远大于1(这个数值越大,反映用工缺口越大)的形势下,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洞察和了解劳动者的需求。

  如今90后新一代劳动者已成为就业市场的主力军,在互联网时代成长的他们更追求个性化和工作的灵活性。据斗米研究院发布的《餐饮业灵活用工用户画像》报告显示,工作辛苦和社会地位低并非90后从业者离职的最主要原因,自由度、归属感和晋升空间越来越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而企业,在面临税费改革等政策的影响下,选择多元化、灵活性的用工方式将是多数企业应对变化的主要策略之一,借助专业的灵活用工服务平台,采取全职、兼职、外包等“组合拳”打法,可以让企业有效缓解用工难题,实现“降本增效”。

  随着餐饮服务业的蓬勃发展,无论是老牌品牌连锁,还是势头强劲的后起之秀,都在积极的尝试与灵活用工服务平台合作,寻求有准对性的解决方案,以满足各企业因全国性、大批量和临时性的用工需求。不仅是尝试招聘离退休员工,灵活的方式更有利于吸引年轻员工的加入,随时补充“新鲜血液”。

  通过走访笔者发现,不仅是标准化高、流程相对简易的西式快餐,避风塘、绿茶、眉州东坡等中式餐企也纷纷牵手斗米,采用灵活用工的方式缓解用工压力,提高人效比。归结其主要实战经验,主要有以下几点:针对核心岗位,采取全职方式,服务员等基础性岗位则采取兼职的方式;对于对餐企来说,将打扫、洗碗、清洗等工作转化为外包的形式,不仅省去了招人和管人的烦恼,还能降低各种显性成本和隐性成本;采用人才共享的思维,在淡旺季或者忙时闲时通过灵活用工平台让求职者在不同餐企的各个店面间流动,从而调节员工数量在最合理的范围之内,让人才发挥最大的价值;此外,还需要从心智出发,在招人和留人的同时提升一线员工的归属感,包括社会尊重、价值认同、成长空间、企业文化等。

  综上,我认为只有变得更加灵活敏捷,才是餐企乃至整个服务业不断“焕新”生机的行之有效的出路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