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肖坪 那些曾经繁复茂盛树,享受着季节的轮回冶炼

来源: 2018-10-26 16:48:47

  陈肖坪 时光就那么百转千回,一步步后退到浓厚的岁月片段里,微弱的阳光伴着低声呢喃的旋律悉数照在那些最美丽的回忆上面。

  陈肖坪 才发现。院落里,堆满了荒凉的叶子。陈肖坪 这些大堆大堆的荒芜正是2010年孤傲轻薄的岁月,如今,不也分分而落,等待着冬轮回下一季的命运?所以仰起头,叹,那些曾经繁复茂盛,鲜绿华丽的夏树,那些曾经高傲炫耀自己芳华不停伸摆的旺盛枝臂,如今,不也是光秃秃的赤裸裸的立在寒风中,独享那一份苍白无力的寂寞?

  陈肖坪 瞧那层层叠叠的枝桠,像极了骷髅,一层一层的撕到最后的关节,形销骨立的自吹自擂着,风过处,他们就那样形成了一张并不密集的网,干枯的枝抵不住风的诱惑,伸展着……像……像是伸着手乞讨的乞丐。

  依然在感叹一年,又这样过去了。我活着,享受着季节的轮回冶炼。终,还是抵不住岁月的苍老,苍老到,开始习惯了琐碎颓靡的生活;苍老到,慢慢不去计较曾经的遗憾和后悔;苍老到,随波逐流,随遇而安;苍老到,忘记了其实现在,还是青春,难道自己已经古稀花甲,看本书,浇花养鱼,自以为是陶冶情操……

  怎么会呢?

  我想总是念旧的人,应该会妨碍向前的脚步吧。要不然我怎麽一直站在过去的时光里,在过去的时光里,沧桑,悲怆,郁郁而终?

  冬天确实到了啊。冷,手指又开始了无休止的冰凉。淤积心底的空荡无法派遣,大片的恐慌,在心里旋转 凄厉哀嚎,撕心裂肺。

  走不出自己制造的囫囵,指尖敲下,干脆的沉寂与狂想。

  一幕幕,渐成诗行。

  脑海,总是被填补的满满的。他们化成了内心的风筝,遁着香气飘洒的方向,一路狂奔。最后沙哑着喉咙,想刺伤苍穹那仅有的一丝宁静。

  我踢开堆在一起的叶子,已经枯萎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就这么碎了,然后一直在被搁浅。像是我,被排山倒海的悲伤堵住前进后退的道路,驻地于此,踌躇不前。

  坐在台阶上,轻轻伏在双膝,闭上眼睛。让一切烟消云散吧。

  深冬的阳,还是有温存的。

  陈肖坪 一低头,心爱的狗狗瞪着眼睛迷茫的看着我,格外的安静。我笑笑。它马上蹭到我的边上。毕竟它是我的,不是吗?